河北评剧团解散集体产业流失 职工称编制无下落

职工当年处理
的人员编制卡片,加盖有青县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的公章。

职工当年处理 的人员编制卡片,加盖有青县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的公章。

评剧团旧址

已被从头
盖成新楼,多家商铺入驻。

  评剧团旧址 已被从头 盖成新楼,多家商铺入驻。

  “评剧团解散后,我们的编制去哪儿了?”昨日 ,来自河北青县的马先生等6人仍在寻找各自消失的编制。9月15日,马先生等人再次集体来到青县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下称文广局)讨说法。他们在承受 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明 ,20多年前,他们进入青县评剧团作为正式演员,并取得 了编制。1992年,评剧团宣布解散,他们的工作和待遇却一直衰败 实。记者联络 青县文广局、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分 门等部门,但都未给出详细 的解释。

  职工

  剧团解散职工下岗

  1984年10月,青县评剧团学员班建立 ,马先生等人成为了评剧团学员。青县文教局曾向他们承诺 ,学员班学习期为三年,学员学习三年后可组成青县评剧团进行表演 。马先生等49人当时都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在学员班每天训练底子 功,并学习剧团事务 的其他技能。1987年起,学员分三年悉数 转为评剧团的职工,单位也为每一个 人处理 了编制卡。

  马先生回忆,当年的评剧团是流动大篷车剧场,每一年 春秋冬三季进行巡回表演 。那时,除了固定工资外,他们每表演 一场会相应补助几毛钱,表演 虽然辛苦,但咱们累并快乐着。

  但是 好景不长,1992年,评剧团宣布解散,除两人看管剧团财务外,其余人员在家等候安置告诉 。马先生表明 ,等了很长时间没音讯 ,多次 找县领导解决工作问题,当不时 任张县长表明 ,落实好工作单位后会及时告诉 咱们,但是 20多年一直杳无音讯。

  评剧团

  集体产业 下落不明

  评剧团解散今后 ,本来 的职工各谋出路,部分人员调到其他企业单位,但终究 又未能逃避开下岗的命运。

  马先生称,假如 依照 正常状况 ,不管是事业仍是 企业单位,政府部门都会有相应的待遇,但解散后他们却一无所有。他们曾多次 找文体委索要赋闲 救助 金和医疗补助金,但是 终究 每人只签字收取 200多元的养老保险,文广局为他们交纳 了20年的社会养老保险金。“正式事业单位的在编职工,在没有任何告诉 状况 下,就把咱们的关系解除了,侵略 了我们合法权益,我们至今无法承受 。”此外,评剧团在日常运营 中多年堆集 了很多 集体产业 ,但评剧团解散今后 ,这些集体产业 也随之遭到了变卖。马先生等人至今也不知道同事们辛苦打拼下的剧团产业 终究 落到谁的手中。

  更令马先生感到委屈的是,他们的编制也跟着 评剧团解散被无故取缔,世人 的日子 也因下岗难以维持。“之前加入评剧团时都是少年,耽搁 了学业不说,还没有其他方面的技能,给我们日子 形成 很多不便。”

  从1992年开始,马先生他们就开始陆续维权讨说法,一晃20多年曾经 了,一直 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其间部分人员还被公安机关拘禁和拘留。跟着 压力日益添加 ,维权也更加渺茫,维权的人员也慢慢减少,现在 仅剩下马先生他们6人。

  评剧团领导

  编制按正常程序处理

  据马先生提供的“人员编制卡片”显示,他所学专业为武台司幕,1984年10月18日参加工作,工作单位青县评剧团,编制卡上并加盖“青县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的公章。

  时任剧团副团长兼管帐 的沈先生回忆,他在当年负责为评剧团内的员工处理 填写编制卡,填完后上交给人事局盖章,编制卡一式两份,剧团留一份,上交给编制委员会一份。“这些编制卡都是通过正常程序下发收取 的”。沈先生的编制卡也和咱们的一样,与其别人 不同的是,剧团解散后,沈先生调进了文教局,直到退休。当时的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建华也曾向马先生提供过一份证明《关于青县戏校评剧团一些问题的记忆和知道 》,证明中写道,“我校系隶属文体委下的事业单位,由财务 拨款。”

  “把孩子们都毁了”,时任文体委副主任兼剧团党委书记的王嘉让称,提起咱们编制的事,他心里就很懊悔 。从1984年青县评剧团学员班开始,到1992年剧团解散,他一直当剧团党委书记。“孩子们都是我负责招收的,当时都是单纯 心爱 的孩子,到现在都是40多岁的人了,没想到最终什么也没给他们。”王嘉让称,剧团是人事局领导下的事业单位,但是 主管单位却不作为,未依照 事业编制给下岗职工组织 工作,也没有依照 企业单位编制,将剧团产业 变卖后分给咱们。为此,2010年时,他还曾专门领着他们找过文体局,但仍一无所获。不只 咱们的编制找不到,他儿子的编制也不翼而飞,“别说剧团的人了,我也没方法 ”。

  县编制办

  不清楚评剧团编制状况